文章详情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文章详情

偏爱那碗酸菜

图片丢失 jeeyshe 发表于:2019年8月8日 22:17 分类:【短篇小说 67次阅读

        在我的家乡鄂西北,家家户户的妇女都会腌制酸菜,每到寒冬腊月还有青黄不接的时候,这些酸菜就成了农家饭桌上的美食。这个酸菜是不同于泡菜的,因为泡菜大多是放入盐水中过了一道,马上就拿出来吃,仅仅是略有咸味的。而我说的酸菜,则是放入密封性比较好的坛子里面,经过长时间的发酵生成乳酸、醋酸,是带着浓烈的酸味,吃来酸爽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吃过妈妈做过的很多酸菜,有豇豆、辣椒、萝卜、柿子、白菜、阳荷、蒜苗、韭菜、萝卜梗、红薯梗等,基本上菜园子里面种的蔬菜都可以腌制成酸菜,这其中我最爱吃的就是阳荷和萝卜梗了。

yanghe.jpg

        阳荷有的地方也把它叫做阳荷姜、元荷,苗和我们平时吃的作料姜特别像(图左上),一般梗会比姜粗一些,除此之外如果不去土里面刨一下看看,光看梗我还真的分不清是阳荷还是姜。每到春末夏初,阳荷就会从土里面钻出来,就像是竹笋一样(图右上)。就是这不起眼的小块,新鲜的炒来吃,只需要放点葱姜,也是及其美味的。妈妈做酸菜的手法非常考究,不是一般人都可以做出我家酸菜的味道的。首先掰一些回来,清水洗干净,放在筛子里面晾半天,等到晾干水气,用菜刀一块一块切成小片,再切一些姜、蒜这样的作料和在一起。然后就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过程,妈妈会将切好的料撒上盐,用双手反复的去揉捏切好的料,一来是将盐拌匀,二来是将蔬菜中的水分揉一部分出来,这样酸菜不会轻易腐烂,腌制出来的酸菜口感也会更好,等到妈妈揉捏完毕,总能揉出不少水来,额头也会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。最后一步也是非常辛苦的,装坛。妈妈每次只取一点切好的料放进坛内,然后双手使劲的往下压,直到松散的酸菜被压得非常结实的躺在坛子里面,然后再取一些,反复按压,直到坛子被严严实实地装满。

154683132477.jpg

        有一次在家吃饭,妈妈端上来一盘酸萝卜梗,我迫不及待的尝了一筷,立马尝出这不是我们家的酸菜。妈妈笑道:“嘴还挺刁的,还能尝出来这不是咱家的酸菜!”,事实也确实如此,那一年咱们家没有种萝卜,是邻居家腌好了送给我们的。小时候只觉得是妈妈厨艺好,然后做的酸菜味道也好,现在看来,正是妈妈成千上百次的揉捏蔬菜,然后又成千上百次的按压蔬菜装坛,小小的一坛酸菜饱含了妈妈的心血,这才让咱家的酸菜格外美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犹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那个时候条件还比较艰苦,住宿在学校还是自己从家带粮食带菜的,那段时间,妈妈做的酸菜也是我背包中宝贝。那个时候每周五放假,周日下午返校,妈妈总是周日早上给我炒几个小菜,晾凉了再用麻辣酱、老干妈那样的瓶瓶罐罐给我装起来,放到背包里,下午我就背着包步行到学校。带去的菜是要管够一星期的,但是炒的菜并不能放那么长时间,天气一热起来两天就坏了,但是酸菜不会,并且我也爱吃酸菜,因此酸菜就成了我的最爱,小学那段时间酸菜一直是陪伴着我过来的。现在回忆起来,寄宿在学校自带菜,还有那时的住宿条件,都是很艰苦的,现在让我回去再经历那一段,我还真的没法接受。正是妈妈的酸菜在那段时光给我带来了味蕾的享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上了高中,经常是一个月才回家一次,再加上生活条件的提高,吃到妈妈酸菜的机会越来越少了。不过我是偏爱妈妈那碗酸菜的,妈妈问我想吃什么,我总会问咱家还有没有酸菜。那时候尤其喜欢吃酸萝卜梗,从坛子里掏出来一盘都不用下锅,直接撒点香油就能吃了,下饭下酒都酸爽可口,特别给劲。当然这样不是最美味的吃法,如果切点姜和蒜,切碎点,然后掺上腊肉一炒,那真的是闻起来口水都要出来了,吃完唇齿留香。

luobogeng.jpeg

        转眼快高考了,高考前放了三天假。临行那天晚上, 妈妈做了一大桌子菜, 全是我爱吃的,不过我唯独偏爱那碗酸阳荷。爸爸一直在外打工, 晚饭实际上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, 晚餐显得异常丰盛了!这是上战场前的鼓励,妈妈当然是在为我打气加油,妈妈自然也很关心我的高考,但是她并没有让我感到压力,那天晚上妈妈什么都没说,只是给我碗里夹了好几次我最爱的酸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我们一家三口常在江浙一带漂泊,虽然在很多餐馆,我都会刻意去尝一下酸菜, 但是终究不如妈妈做的那碗好吃。        

2019yuanfang.png

        去年中秋节,我回家了,当然并不是回湖北老家,而是去江苏,毕竟爸妈在哪里,哪里才是家。我其实是不想回家的,并不是不想家,只是没有挣到钱,觉得自己没有做出点什么长脸的事情,不想回。在犹豫之中,我还是选择回家了。通过黄牛临时买到了大巴车的票,超出了平时两倍的价钱。决定了回家,但是路途并不顺利,一路上堵车十分严重,时不时还会遇到事故封路,又是一次又一次的漫长等待,一车人都迫切想回家,怨声载道。那天,杭州到无锡短短几百公里的距离,竟然走了一整天,下车后太阳都已经傍晚了,旅途的漫长和内心的忐忑让我身心俱疲。见到爸妈,他们很高兴,不停地问我在杭州的见闻感受,路途上的疲惫也随着爸妈的关切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又是一桌子好吃的,老远我就闻到了一股酸菜香味, 而且我很肯定这一定是妈妈亲手做的。果然,妈妈端上来一盘酸萝卜梗,我动筷第一个去吃,妈妈看着我笑了,酸萝卜梗这么多年还这么喜欢吃。爸爸也很高兴,还拿来一瓶酒,拉着我和不喝酒的妈妈,一定要喝一杯。随着酸爽可口的萝卜梗、还有一杯酒下肚,伴着爸妈拉家常,在我看来,这胜过世间任何的山珍海味了。


版权声明 本文属于本站  原创作品,文章版权归本站及作者所有,请尊重作者的创作成果,转载、引用自觉附上本文永久地址: https://www.lujianxin.com/x/art/2oiymt6qu0hd

猜你喜欢

文章评论区

作者名片

图片丢失
  • 作者昵称:jeeyshe
  • 原创文章:15篇
  • 转载文章:3篇
  • 加入本站:155天

站点信息

  • 运行天数:156天
  • 累计访问:17169人次
  • 今日访问:118人次
  • 原创文章:18篇
  • 转载文章:4篇
  • 微信公众号:第一时间获取更新信息